首页 > 热讯科技网 > 要闻 >

从争议到变革:阵痛后的新阅文能否带来网文破局之道?

上月底,网文行业巨头阅文宣布启动新管理团队,迈向全新的发展阶段,引发资本市场看好,一时股价大幅上涨。但接下来,一份所谓阅文“新合同”的爆出,迅速引发广泛社会关注及争议。

面对这一情况,5月6日下午,阅文集团新任CEO程武、总裁侯晓楠、总编辑杨晨等新管理团队与多位作家参加了首场作家恳谈会,就网络文学生态、创作环境优化、以及商业规则领域的问题,展开了深入探讨。

在此前,程武与侯晓楠还曾发布一封公开信,承诺将与作家们进行广泛沟通,对不合理的条款,做出相应的修改。

阅文作为国内绝对的头部网文平台,于2017年11月8日在港交所挂牌上市,市值一度接近千亿港元。阅文旗下整合了起点中文网、创世中文网、云起书院、红袖添香、潇湘书院等平台。截至2019年年底,阅文内容平台上已有810万名作者,创作者规模居行业之首,头部作家的数量和行业占比更具有压倒性优势。

而除了头部作家以外,阅文集团还拥有数量庞大的中部作家、潜力作家,同时还有源源不断的新兴作家。在某种意义上,阅文成就了不少作者的网文梦,而阅文的丰富生态,也让这个平台成为整个网络文学的缩影。

在这样的情况下,阅文和作家之间的“相处之道”,也将成为行业标杆,决定未来的行业发展方向。而此次“风波合同”事件,虽然直指阅文,但在这背后,其实也映射出了整个行业的积疾,也将引起我们的反思:网文平台和作家到底是什么关系?在发展过程中,二者又应该如何共同寻求未来发展?

合同问题是历史遗留问题,也是行业共同问题

《诡秘之主》的作者“爱潜水的乌贼”5月2日在微博发帖,公开指出争议合同中的部分条款“非常过分”,主要集中在作品版权授权与收益规则方面,给作者的回报太不合理。

在版权归属方面,阅文合同中称“聘请”百万作者来创作文字,过程中不提供任何帮助,但是作者创作的书,直到作者死后50年,版权都归阅文所有。然而,“乙方无条件将所有版权交给阅文,甲方运营版权无需乙方同意,且不予分配利益”“和第三方发生版权纠纷时,所产生的相关费用由乙方承担。”

在写手收益方面,有条款提到“作品免费发布会视作对作品的推广手段,不是侵权”。而在阅文免费推广和净收益方面,签了合约,作者能得到的是扣除运营以后,读者付费后“净利润”的分成。这则合同文颠覆了过去“订阅+全勤+勤奋写作+道具分成+月票奖励”的收入模式,会导致写手们的收入大幅下降,甚至无法透明了解自己的收入情况。

因为正值阅文换帅的风口浪尖,这一风波的枪口也直指阅文的新管理团队。

5月2日,阅文官方辟谣,指出该合同早在去年9月就已推出,并非新团队所为。而据猎云网了解,其实早在2017年,就有阅文的写手曾经签下类似条约。

黑石在2016年开始在起点中文网进行作品连载,因为作品优质,在作品更新一万字后,他便收到了单本签约的邀请,在2017年中旬,他的作品预计完结的2年前,他收到了一份长约合同。

黑石表示,他签下的这份合同其实就与如今引发震动的风波合同十分类似。

这份合同清楚表示,在五年内,黑石身份证注册的账号只能在阅文平台上发文,并且一年需要完成200万字。如若有人侵权了黑石的作品,黑石需要配合阅文打官司,侵权方的赔偿会归阅文所有;阅文可以以黑石的名义注册社交媒体账号;同时,虽然黑石是这本书的作者,但是改编权都归阅文所有。除此以外,五年结束后,黑石第六年写的书,阅文依然拥有优先权。

一方面,这一问题是历史遗留问题,纵横中文网总编邪月也在微博上明确发声:“新合同百分百是老团队做的改动!”

刚刚接任的阅文集团新管理层也在恳谈会上直言,新团队不可能在4月27日刚接手,就在28日不了解具体情况下推出新合同或任何新动作。

另一方面,黑石也提及这其实是行业现状。据黑石了解,各个网文平台其实都有类似的情况,对作家的著作权进行买断和对作家进行长年绑定在别的平台也十分常见。

也有作家在社交媒体上发出了自己多年来在多个平台上的合同,从纵横中文网到创世中文网,从刺猬猫到更多我们耳熟能详的平台中,对作品的独占期限一步步从2011年的5年和7年,逐渐变化到20年、50年,甚至最终达到今天“法律保护多长时间,版权就捏在平台手里多长时间”。

面对近年来网文创作者签下的条件越来越严苛的合约,这背后,需要改变的不仅仅是阅文一家,而是整个行业都应该去正视平台和作家之间的关系。

如今风波合同暴露出来的问题,其实本质上,是整个行业在发展过程中,都将面对的平台自身发展与作者权益平衡的问题。

网络平台和作家的是共存共长的关系

若将1997年年底文学网站“榕树下”的建立视为中国网络文学的开端,到2020年网文发展已经超过20年。

在早期,网络文学完全是免费的,1998年痞子蔡的《第一次亲密接触》让“网络小说”这个名词第一次出现在了公众面前。然而,由于版权意识的缺失,各网文网站内容大同小异且盗版猖獗,网络文学网站只能完全依赖广告生存,网文作家对于未来的畅想则是希望走纸媒出版的路子,成为一名社会主流意义上的作家,而这条路只对头部作家开放。

2003年6月,起点中文网的站长林庭锋首次提出了VIP付费模式,但几乎遭到了所有业内人士的反对。然而,起点中文网依然在2003年下半年开启了VIP付费阅读制度。

实行付费模式的起点中文网,吸引了更多的创作者,随后,资金实力雄厚的盛大收购了起点中文网、红袖添香网、晋江原创网、榕树下等一众网站。

时至今日,读者为作品付费,作家与网站实现双赢成为了十分普遍的规则。正是平台寻找到了付费的商业模式,给了网络文学作家良好的保障,才最终构建起了创作者、平台、付费读者构建起了可良性循环的生态。

以阅文集团为例,在2016年,阅文便向旗下作家共计发放稿酬近10亿。而根据速途研究院发布的《2019年中国网络文学作家影响力榜》显示,TOP50的男作家和女作家中,分别有96%和88%以上来自阅文。同时,阅文头部文学作品亦不断涌出,根据2020年2月百度小说风云榜的排名,前30部的网络文学作品中,有25部出自阅文平台,占比达83%。在这些数据的背后,是阅文的飞速发展,也是对网文作家的直接肯定。

也正是在这个生态之下,数以万计的优质作家及其作品,成就了题材多元、内容优质、读者众多的阅读平台;而如今的网络文学,也在平台和资本的助力下,逐渐走出自己的边界,衍生为动画、手游、影视,绽放出了新的魅力。

网文正在迎来新时代,挑战和机遇并存

在2008年,网文也顺应了移动互联网浪潮,开始从“PC时代”迈向“移动时代”;时至今日,网络文学也迎来了下一个发展趋势:IP化。

如今,IP化已经成为了网文行业的关键词。如果说漫画撑起了日本的IP世界,那么对于中国来说,撑起IP的便是网文,从《鬼吹灯》、《盗墓笔记》再到如今的《庆余年》,以文学IP为中心的改编开发正以多点开花的形式加速拓展IP价值的外延。如今,网络文学占据了IP改编三分之二的市场。

阅文集团2019年的财报也可以说明一些变化:2019年阅文的版权运营收入大增341%至44.2亿元,收入占比达到53%,在线业务占比下降至44.5%,相比之下,2018年版权业务收入占比为19.9%。2019年阅文版权运营业务崛起成为新的营收主力,在线业务和版权运营收入已形成“双引擎”驱动。

而对于整个行业而言,混合盈利模式也将成为行业大趋势,面对这样的情况,平台和作家需要共同拥抱行业趋势,一起去寻找共赢的平衡。

如今,平台和作家已经形成共生共存的关系,在阅文平台的810万网文作者中,有追求作品IP化的头部作家,有依靠订阅为生的尾部作家,平台需要对其进行合理的分层管理,进行细致的管理、权益分割。

而此次,阅文也提出了关于这几点的回应。

针对免费阅读,阅文表示,付费阅读肯定要继续巩固并且做大,而未来在考虑免费模式时,也会有明确的作家收益,阅文在合同里对于相关权利的获取都是会支付对价。同时,需要为付费和免费规划不同的作品内容库,匹配不同的产品渠道及对应的收益体系,包括微信读书等腾讯自有分发渠道。当然,无论哪种模式,都由作家自主选择。

而针对著作权方面,阅文表示,“对于合同中引起巨大争议的相关细则,我们也将基于系列调研后,进行修改。阅文也将考虑到作家群体广大,具体到每个人的情况不同,未来我们会考虑提供多版本的合同选择,对授权权限分级,把著作财产权的授权选择交给作家。”

对于整个行业以及细分到不同位置的作家来说,没有一成不变的商业模式,合同也不应该一刀切,而是需要探讨更多共存的可能性。如头部作家可以获得更多的资源和IP化的机会,那么对于尾部和腰部作家来说,平台应该思考的,是如何让他们获得应有的收益,只有如此,才能寻找对平台、作家、用户三方利益的最大化。

不可否认的是,如今的阅文和810万作者,都已经进入了网文新时代。行业面临的是积劳已久的行业问题,以及未来发展的新机遇。

对此,程武表示,新团队就是要来解决问题的。对于多年来一直存在的行业问题,新团队不能闭门造车,而是开放和广大的作家伙伴们一起商讨合理的发展模式、生态规则及权益规范。对于现有合同中在著作权授权、免费模式下的分成权益、作家福利和打盗版等方面,阅文已经明确了修改方向,更具体的修改将在系列恳谈会和作家调研后确认,并在1个月内推出新版合同。

如果一切能如程武所说,让作家的收益更加合理,那这次风波,或许也将是一次新的机遇。毕竟,作为头部企业的阅文如果能够给出好的解决方案,那这一方案也将成为行业未来发展的准则。对于此事接下来的发展,猎云网也将持续关注。

责任编辑:Rex_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