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麒麟文化与功夫在大菴村得到结合 一路继承

腾挪、摆尾、跳跃……由两名年轻人舞动的“麒麟”,同敲锣打鼓的队伍走进家家户户拜年……每逢农历正月初二和十五,香港林村乡都会举行传统而隆重的舞麒麟表演来喜迎新春,祈求新的一年喜庆、团结、吉祥。

辛丑牛年春节,香港林村乡的舞麒麟没能像往年一样走遍全乡的村落,而只在大菴村内巡游,祈求新的一年喜庆、团结、吉祥。图为“舞麒麟”到宗祠表演。 中新社记者 索有为 摄

辛丑牛年春节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林村的舞麒麟没能像往年一样走遍全乡的村落,而只在大菴村内巡游。有的老人不方便外出,戴着口罩的麒麟表演者会应邀进入院子或家门,一些老人会伸出手来摸下麒麟头,希望新的一年“添福添寿”。

“我的爷爷是一名教功夫的师傅,上世纪70年代,他邀请一位来自籍贯惠州的师傅到大菴村教授舞麒麟,起初是为了祝贺1972年的林村太平清醮。”大菴村村长张育文在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时说,从那以后,麒麟文化与功夫在大菴村得到结合,并一路继承,成为具有特色的文化,亦可说是一项运动。

在张育文看来,舞麒麟的表演每逢春节在大菴村都受到村民的热烈欢迎,这正是全村上下团结一心、期盼美好生活的体现。

张育文说:“我父亲那一代,就是跟着惠州的师傅学习舞麒麟,我这一代是跟着父亲学,作为‘90后’,我们现在也在村里教授‘00后’的小朋友,希望有越来越多的人热爱这一运动和文化。”

辛丑牛年春节,香港林村乡的舞麒麟没能像往年一样走遍全乡的村落,而只在大菴村内巡游,祈求新的一年喜庆、团结、吉祥。图为“舞麒麟”走街串户。 中新社记者 索有为 摄

目前,村里参与舞麒麟的小朋友,每个星期至少要参加一次、每次约两小时的训练,从基础的扎马步、拳脚功夫到学习舞麒麟的动作等,一样不落。“在训练时,我们会告诉小朋友,每一个步骤都是有寓意的,希望他们可以更好地理解其中的文化。”张育文说。

年仅11岁的大菴村麒麟队队员张玮丰和张颖豪告诉记者,他们俩是很好的小伙伴,学习舞麒麟近两年,但“技术还不好”,希望以后可以变得“更厉害”,想有机会成为表演中的“麒麟头”。

担任麒麟队“麒麟头”的李浩伦今年28岁,是两个小朋友的师傅。李浩伦说:“我是跟上一代人学习的舞麒麟,我也十分愿意将自己的所学传承下去,希望舞麒麟可以在大菴村以及整个林村乡代代相传。”

作为一名“90后”村长、并身兼香港林村乡妙秀体育会副主席的张育文,还有更大的抱负,就是把麒麟文化更好地传承下去,并推广到更大范围。

目前,大菴村麒麟队的成员有约40人,张育文等人代表香港林村乡妙秀体育会还于2019年底在马来西亚举行的第二届世界麒麟大赛上夺得传统组别金奖,并曾前往新加坡、英国等地演出。

“可以把中华文化带到国外,再将荣誉带回来,我们相当开心。”张育文说,香港有很多出色的麒麟队,但在香港以外的地方人们则未必了解,因此在未来,他希望能更好地将香港的麒麟文化推广出去,更希望有朝一日,香港也可以举办世界麒麟大赛,“在国外比赛的时候,我们认识了内地麒麟队的队员,如果有机会,非常希望与内地的麒麟队交流,也十分向往到内地参加比赛”。

“希望麒麟带来的喜气有助疫情快点过去,大家早日摘下口罩,恢复正常的生活。”一位张姓村民说。记者 张晓曦

责任编辑:Rex_22